首页 > 案例分析 > 列表

戒网瘾少女之死该由谁负责

发布时间:2014-06-23 16:05:14    浏览次数:

5月19日晚,在郑州搏强新观念生活培训学校里,数小时“加训”之后,新乡19岁女孩玲玲死亡。几名教官拉着玲玲的胳膊和腿将她高高抬起,背部朝下,猛地往地上摔。玲玲吐血后,“他们说她装死,使劲跺她。”与玲玲一起受训的还有女孩欣欣,在“训练”的过程中,清晰地听见了自己脖子扭断的声音,后经医院诊断:寰枢关节半脱位、颈髓损伤、头部外伤。

  又是一起校园杀人案!直接凶手就是学校老师,是他们把学生活活折磨致死。原本是为了戒“网瘾”才入这所“昂贵”的培训学校,但是一死一伤的代价实在是太大了。目前,搏强学校涉事的五名老师已被当地警方刑事拘留。因管理混乱,该校也被撤销了办学资质。

  而这起悲剧,实际上是学校、教育部门和家长共同酿成的。

  首先,玲玲死后,据校内学生描述,简直把该学校描述成“监狱”,充满了恐惧,可见深受其害的不止玲玲和欣欣两人,体罚在该校也早就司空见惯。

  而校方对体罚的回应更是让人惊讶。在玲玲体罚致死后的十几天里,该学校不仅正常教学,而且还在继续招生。据此学校一名副校长还声称:学校体罚无可避免,这都很正常。言下之意,体罚致死也正常?事件发生后,涉事教师之一的马燕飞报案时甚至一度欺瞒真相,还妄图推卸责任,这本身就是对年轻生命的蔑视。

  其次,该校戒除网瘾的资质和管理也很成问题。该学校的类型是培训机构,办学的内容是文化知识培训,并不具备戒除网瘾的资质和医疗资质。

  另外,根据相关规定,管理人员应持有相应任聘岗位的职业资格证书,教师也应当具备《中华人民共和国教师法》和有关行政法规规定的教师资格和任职条件才行。但该学校除了极少数教官具有教师资格外,其他人大部分都没有。据校方回应,主要原因是招不到合适的老师。难道招不到合适的老师就要招一群没有资历的“外行人”从事教学活动,这也是出于对学生的责任?

  其实早在5年前广西南宁就发生过类似惨案。当时一个名叫邓森山的15岁少年因为沉迷网吧被父亲送到戒除网瘾的培训机构,可是短短不到8个小时就被殴打致死。从那时候起,网瘾治疗中心一类机构就备受公众质疑。

  它们名义上是培训学校,却招聘一群没有资历的老师从教;既没有没有相关医疗资质,却从事缺乏法理依据和医学证明的网瘾治疗活动。很明显它们只是一个逐利的“团伙”而已。

  再次,当地教育部门的不作为纵容了这种培训机构的非法行为。

  事隔20天后郑州市管城区教育局相关负责人才得出“该校管理混乱”的结论,又该作何解释?是教育局办事效率有问题,还是知情不报?如果不知情就涉嫌渎职,如果知情不报更有包庇罪犯嫌疑。一旦包庇嫌疑坐实,其背后的利益链条更是不可小觑。

  根据相关负责人介绍,搏强学校是在2007年被管城回族区教体局批准办学的,教育部门每年都对学校进行年审。为什么如此崇尚暴力、师资问题严重的培训机构,每年审核都合格?很明显,政府对于类似的培训机构存在监管不善,就连最初的培训机构的审核也存在纰漏。不追究其法律责任不足以平民愤。

  最后,父母的无知对该事件也应负有责任。

  对于玲玲母亲而言,孩子出现问题,非但没有充分和孩子沟通,竟然从网上随便找个“戒网瘾学校”。在没有充分了解的情况下就把孩子送了过去,这不是拿孩子的前途冒险吗?孩子的网瘾是“戒”出来的吗?其实真正的问题并非孩子网瘾,而是家庭教育出了问题,很多家长一直没有所察觉。所谓,心病还须心药医,不从自身找原因,一味的迷恋学校的“军事化管理”企图一劳永逸地让孩子脱胎换骨,本身就是一种急功近利,不切实际的表现。

  父母希望能戒除孩子的网瘾,却很少倾听孩子内心的苦闷;学校应当给与学生良好的教育,却没有人性的摧残她们的心灵和肉体;政府本应该对心智不健全的青少年负有更多关爱与责任,却也总是默许饱受争议的网瘾培训机构对它们不管不问、自由放任。对于一死一伤的结局我们总是事后追问,难免有些惋惜。当花样年华香消玉损,又有谁能挽回她们的生命?

上一篇:案例分析案例分析
下一篇:网瘾少年杀死奶奶事件的反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