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案例分析 > 列表

网瘾

发布时间:2016-07-04 10:59:14    浏览次数:

刘成成(化名)
年龄:15岁
在来营地之前七个月休学在家……
孩子从小一直和父母生活在一起。和姥姥的感情挺好,父母和姥姥的关系也挺好,从五岁学画画,在小学经常办手抄报学习也不错经常得奖,五年级学唱歌唱得好考了证书。初一学习比较好,到了初二就越来越能玩,喜欢打游戏在家一打就很长时间,我们说他也不听,有时他爸就采取打骂的方式效果也不好,初三到现在他思想一直很消极,什么事也不积极,不求上进,说脑子很乱去听不了课,在家便开始不断的打游戏直到现在,九月开学去上了七天又不去了。
 
这个孩子刚来到营地的时候,是被父母和两个叔叔一齐开车带来的。
当把孩子领到咨询室,接待的心理老师看到这孩子面黄肌瘦,嘴唇干裂没有一丝血的时候也不仅暗叹一口气——身体太差了,没日没夜的上网玩游戏已经淘空了这个正在发育的身体,咨询老师没有过多的听母亲不停地述说孩子上网和家庭冲突的种种往事,而是默默地接过了父亲递过来的孩子10岁时的照片。
照片上的男孩带着一点羞怯的笑容,面对镜头的眼睛清澈而明亮,心理老师不仅抬头看看此时孩子眼睛,孩子的眼睛呆锢地望着地上的某一个位置,好象这个世界上没有其他的人也没有其他的任何东西,只是下意识地把自己的身体不断地弯曲着。当他听到要在这待上81天的时候,仍然低着头不言不语,仿佛这是在别人身上发生的事情,直到父母恋恋不舍地准备离开时父亲的叹气、母亲的低泣也无动于衷。最后母亲不顾一切地想最后拥抱孩子一下的时候,孩子突然用全身的力气挣开,站起来大声吼着“你们给我滚!”然后又一次坐下回到原来的姿势,看着孩子那微微颤动的嘴唇和虽跟先前一样的姿势但却变地紧绷的身体心理老师的眼睛却亮了。
紧张而有序的营地生活开始了,孩子谈不上好也谈不上不好,该完成的学习和训练还有内务都在做,但就象一个拉面面条一般的怎么软怎么来却就是不断,用班主任的话来说就是消极对抗混日子,班主任在学员辅导讨论会上与营地的辅导老师分析了孩子的心理,制定了对于孩子的辅导方案,但这个方案实施却要等待一个契机。
孩子的辅导老师观察了孩子好几天,孩子基本上跟同寝室的小伙伴没什么交流,平时的休息时间就一个人呆在一个角落里,明显的看出孩子对于其他人的的回避,当辅导老师主动接近他时,要么就上厕所要么就发呆。辅导老师也不急,仍然主动地接近着孩子……
直到有一天,辅导老师有意地在他旁边跟别的营员热火朝天地讨论着目前一款火爆游戏“英雄联盟”发生了一些争论,突然问孩子的看法,孩子迟疑了一下,开口说出了自己的意见,刚开始的时候还不是那么流畅,后面就开始滔滔不绝。辅导老师看着孩子,故意露出目瞪口呆的表情,心里却暗暗地笑了。通过资料,辅导老师很清楚地知道孩子在这款游戏里算得上一个高手,通过孩子认为自己最擅长的领域,辅导老师成功地与孩子建立了联系。
孩子与辅导老师的关系越来越好,从聊游戏到聊生活再到聊学校家庭,辅导老师了解了许多孩子憋在心里的想法,孩子也觉得辅导老师不象学校老师和父母,因为辅导老师可以跟他聊游戏聊想法的时候也没有批评和指责。辅导老师跟孩子住在一个寝室,在辅导老师的带领下,孩子越来越主动的参与到学习训练和与别人的交流中,用孩子的话来说:这里累,但心里舒服了。
有一天晚上在一堂课里,孩子收到了父母写给孩子的一封信,并被班主任告知父母也在另外的一个课堂里学习着,看到信中部分被水迹染花的文字孩子哭了,所有的孩子哭了,心中那真正在乎的人终于理解他们了。课后,孩子把心里的想法告诉了辅导老师,辅导老师拍了拍孩子的肩说了这样一句话:“我从不认为有什么网瘾,这只是一个逃避的平台。现在你不需要它了!”
终于到了孩子出营的那一天,孩子紧紧地抱着辅导老师不愿分开……
三个月后,辅导老师收到了QQ消息:我考上了XX学校,我第一个跟你分享这个消息哦。后面一个大大的笑脸。辅导老师也笑了,一个折冀的天使终于又张开了他的翅膀……
 
附孩子在营地写的一篇文章
几天前,班主任带我们去做一周一次的高台演讲活动,主题是“昨天,今天,明天”。那时的我站在高台下,想着我该如何讲,这才恍然发现,几千个日夜,我却从来未作出过一件较为成功的事。
当我坐在沙发上,辅导老师告诉我我很长一段时间将见不到亲人,朋友,过没有美食,电脑,小说伴身的生活时,我感觉整个世界都崩塌了,彷佛寂寞与孤独在一瞬间充斥在我的周围,世界变得灰暗无比。我强忍着眼泪,却还是落下两滴,不过一会儿,我就收起泪水,也许爸爸妈妈也舍不得我,可是他们没有办法。从今年年初开始,我开始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不肯去上学,过着日夜不分,昼伏夜出的生活,我常常与父母吵架、打架。父母朋友的理解包容换来的不是我的悔过与改变,反而得到了我的变本加厉、得寸进尺。这样的我,怎么可能让他们放心?于是,他们把我送到这里,他们希望看到我的改变。
那是的我,像一块刚刚挖出来的石头,黑暗,充满棱角,每一个靠近我的人都会被我所刺伤。
今天的我,来到纽特,成为纽特的一名学员,第一次接受如此正规严格的训练,第一次打报告,第一次参加会操,第一次购物,第一次被表扬,这些无数的第一次,我都记在心。我自己在本子上做了个小日历,会在一些比较特殊的日子做些标记(比如那些第一次),到了现在,在日历上有着五花八门的标记,看着那些别出心裁的标记,我的心里满满的都是骄傲。还记得第一天的时候,晚上的体能我完全跟不上,跑步跑最后,什么都做不好,几乎整个人都站不住,而在今天,我已经逐渐适应了体能训练的强度。我的叠不好被子,没有菱,没有角。虽然现在依然被批评,不过比起以前已经有了长足的进步,至少已经叠出了形。好像昨天的我还是还是初出茅庐的小新人,而在今天我们已经迎来了新期的第一名营员了,成了一名名副其实的学长。我在这里的进步,我在这里的成长,我在这里距离无数个人生的第一次。记得我们完成生死电网任务的时候,当看到当时的队长因为我们一次又一次的失误而一次又一次的俯下身去做俯卧撑时,当看到刘哥选择自己留下把其他人运过去青筋暴起脸色通红时,所有人都哭了。就像老师当时说的一样,我们不是17个人,我们是一个人!我们不是单独的个体!
这个时候的我,尖角逐渐被磨合,变得圆润,圆滑。
明天的我,也许离开了纽特,回到家中,继续完成学业,长大之后考取自己心怡的大学;或者离开中国,去往国外读书,去过自己想过的生活;或者出去创业,做我自己人生的主人。在离开纽特时,我一定会找到人生的真实价值,活出自己人生的意义。明天的一切,都是未知的,但我们17个人会回到各自的家中,继续走完各自的人生,但不管身在何方,我都会将这81天与这16个伙伴生活相处的点点滴滴一直铭记在心。我们原本是17条互不相交,毫无关系的平行线,却在2015年的冬天,在湖北武汉的纽特思特营地,因为一些不同的因素聚在一起。从相识到相知,从陌生到熟悉,从平行线到相交线。81天,说长不长,说短不短,我们却一起度过,这该是一件多么神奇的事情。一方有难,八方支援。这是现任队长刘健跟我们说的话,在纽特,141不能有一个人掉队。出了纽特,只要谁有困难,打个电话通知一下,所有人一起出力帮忙!我们会在不同的地方,散发着属于自己的光和热,但我们一定不会忘记,拿曾经的81天,拿曾经同甘共苦的日子。
那是的我,磨去了黑色的角质,露出了如未雕琢的玉般的体质。
81,一个神奇的数字,我们的一生也许都会对这个数字敏感,那是因为那曾经的81天,对我们的意义,非同一般。

上一篇:德州网瘾少年靠偷度日 没有亲情在网吧过年
下一篇:最后一页